您的位置: 亮亮体育迷 > 有声

淘宝上最爱玩的玩哥,有人在他这3年买了90双鞋

2019-11-06来源:亮亮体育迷

广州似乎没有中心,一入夜,打不着车的年轻人并排坐在马路牙子上,三三两两地聊着,他们并不着急回家,因为这里的灯火不会熄灭。


多年前,郭瑞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,彼时江湖上还没有玩哥的名字,他下车呼吸了一口空气,潮湿中带着点温润,这是广州留给他的第一道印象,他莫名地喜欢,决定要留在这里。

留着寸头、蓄着短须、左臂纹身,一眼看上去,玩哥会让人归为“不好惹”的那种类型。的确,在淘宝开店12年,因为倔强、死磕、较真、脸皮厚,他的淘宝店“玩累了的孩子”已经在淘宝收获了几十万粉丝老铁



不是为了挣钱,只是因为喜欢


车辆有秩序地在来来往往,亚热带的阳光爬满了石中二路,虽是立冬的天气,却把一切烘得暖洋洋。


玩哥坐在工厂唯一的“接待室”里,翻阅着来自某间皮料厂商的产品介绍。书架上的各种关于手工鞋资料压歪了书架。这是唯一可以坐下来的说话的地方,作为工厂的主理人,玩哥没有自己的办公室,这只是会客和存放资料的地方。更多的时候他喜欢在车间里走动,参与到手工鞋制作的每一个环节。他不关心谁来谁不来,工厂就是他的家。


“我们没有情怀,不是工匠,就是一个帮大家做鞋的工厂。”玩哥说,“很多店铺只是卖个元素,一个工作室,对手工鞋文化缺乏研究,更没有制作能力。”以至于长期以来,玩哥做鞋需要的所有的材料都是工厂自己采购、加工,不外发,与生产链上的其他企业都不打交道。

玩哥认为,保持专注和欣赏,是手工鞋质感提升的关键,“假的东西不能维持”


之所以把工厂选定在番禺,主要是因为玩哥的一点私心:楼上是广东曾经销量排行第一的西服企业,大约有几百人的规模。为了方便定制西服,他干脆把厂子搬了过来。结果刚没搬来多久,这个运作了二十年的西服厂就倒闭了,现在要停机,玩哥自然是觉得惋惜和不舍,他想收一条生产线下来,为自己的工厂增加一条西服定制线。


玩哥说,做这些其实不是为了挣钱,是因为真的喜欢。从当初选择做鞋开始,一直都是这样。



玩累了的孩子,实际上从来没有玩过


2001年,玩哥还在上高一,在网吧上网时他无意中发现,网络是可以做生意的。他在那里发掘到自己的经营天赋,仅靠卖点手表衣服,在高三的时候一个月就可以挣四五千块钱,是当时大学生毕业工资的四五倍。他决定辍学放弃高考,觉得网络是个能当饭吃的东西。


大概是七年前,玩哥买了几双意大利的古董西装鞋,作为一个面料控,他很喜欢传统手工的东西。他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更喜欢这种文化:这几双鞋放到你面前,鞋子不会说话,但只要放到你面前,你就能看到历史,和手工的印记。


原来一直做服装的玩哥突然有了好奇,他问身边的人,谁能做?我能不能做?

不在乎产能,追求极致产品。但传统的固特异工艺制作极为考验耐心和技术,需要的是经验丰富的师傅


找了几个月,朋友推荐了一个台湾的师傅。玩哥的“厚脸皮”技能发作,他三次拜访,并承诺,为尊重师傅的作品,每双制作完成的鞋子可签上师傅的名字,并且在做鞋过程中师傅可通过小视频等与消费者互动,这才请他出了山。


这是玩哥工厂里的第一位制鞋师傅,有这50多年的制鞋经验,他戴着老花镜,时而盯一会制鞋的流程,将皮料用他特有的方法软化、定位、塑型,时而眯着眼仔细端详评鉴采购的原料。

“多少人做了一辈子鞋,却不知道谁在穿;很多人穿着很喜欢的鞋子,但是不知道谁做的。”

 

在开厂之前,玩哥也曾试过找这样的师傅定制过,一天做三四双左右,但这些鞋并不能让他满意,他才决定自己开厂。玩哥懂得制鞋师傅越多希望越大的道理。他揣着积攒的几百万元,用高于平均市场的价格,又陆续请来了重庆的熊丙双、甘肃的熊明军等6位制鞋师傅。


大家也算是科班出身,只是后来没有再怎么做过,需要捡起来。再加上当年因“口口相传”导致的手艺上的“断层”,和手工鞋制作繁冗复杂,一位师傅一天只能做一双鞋。


玩哥最爱干的事就是在一旁盯着师傅做鞋,看他们配置鞋中底,缝制沿条,拉帮鞋面,粘合中底......“惊叹于他们手艺的同时,其实感受到的是对于时间和匠心的敬畏,这也是手工鞋的魅力。”

刚开始八个人,扬州的师傅台湾的师傅东北的师傅都有



国内还没有真正的手工鞋产业


中国人学做鞋,算是有几个帮派的,台湾帮东北帮江浙帮,这些手艺普遍散落在民间,只有年龄超过50岁,才有可能接触过手工做鞋的技艺。不像运动鞋,国内有非常丰富的代工和制造经验,真正的传统做鞋工艺,国内并没有完全地传承。


因此高级的手工鞋在国内是没有代工的,中国人没有机会系统地去学习。想要做更好的鞋,玩哥只有更加频繁地飞去国外,到访那些百年工坊或是时尚中心,观摩工艺感受潮流。除此之外,他更为重要的任务,是搞定世界各地的皮料工厂。


玩哥认为,只有和最优秀的企业在一起合作,才有可能成为最优秀的企业,而不是一味地在那里说我想成为什么。首先要有一个优秀的期许。

美国最知名的鞋厂基本他都去过


洛杉矶有家鞋厂,专门帮贝克汉姆、强尼迪普做鞋,去那一看也就只有八九个人。开始玩哥以为这只是个例,后来他直奔美国最大的鞋厂,也就一百来号人。这家工厂位于西雅图旁边,他试着用社交软件查看附近的人,根本没有中国人,他只好找本地人问路,没想到的是,每个人都知道这间鞋厂。原来本地人几乎每个人都会穿这家鞋厂制作的鞋,有的人家里三代都穿这个牌子,要知道这些鞋是全定制的款,每一双对应的是每一个人。那一刻,他感觉到的是复古鞋的文化传承。


在此之前,玩哥还把做衣服当成主业,把做鞋当成玩。从美国回来以后,他觉得这个事儿,能干,而且还得认真干。

玩哥索性连衣服也不做了,专心研究手工鞋制作工艺


又去了日本意大利法国英国以后,鞋厂皮厂配料厂,七七八八都接触一圈下来,玩哥发现,原来中国人不会做手工鞋。一开始玩哥认为自己很懂的东西,其实并不是很懂,哪怕原来在国内成为大师的人,在面对欧洲传统制鞋工艺的时候,也仅仅是管中窥豹,难见全身。


“人说意大利的鞋好,因为意大利做鞋是劳动密集产业,其实英国的鞋最好,但好东西都内部消化了。“玩哥说,“想学最好的东西,只能去最好的地方学。否则只是在吹嘘和闭门造车。外国的鞋做得怎么样,必须亲自去看看,否则都只是道听途说。”


对于国外工厂来说,车间是永远不开放的。做鞋的工艺里,小秘密太多了。玩哥借着采购材料的机会去现场观摩,每次都能领会一二,比如有个步骤是专门烫蜡用的,用炉子烤,鞋底边缘把蜡就吃进去了,外人如果没有看到,就一辈子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
为了更好地合作,他选择将20%鞋直接在英国加工,因为只有紧密地合作,才能了解到最真实的秘密。


刚开始很多合作方都充满抵触,觉得他是骗子,通常大家做鞋,是在竭尽全力地控制成本,去越南,去柬埔寨,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去英国找代工,在他们眼中,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:“你是来找我们的第一个中国客人,你怎么会来找我们?中国客户不都是追求便宜吗?”



只跟行业第一打交道


玩哥一直在做反向的事情,找最好最贵的合作,别人一直在控制成本,他却一直在提高成本。他曾垄断了英国某个工厂的翻毛皮材料,而全世界任何一家奢侈品的翻毛皮的鞋,都必须从那里采购材料。


第一次去的时候,他从早上九点谈判到下午六点,直到上了火车,他才想起来只喝了两杯咖啡和一块饼干,无论如何,他还是能感受到是对方的偏见。


为了打消英国人的顾虑,玩哥一下子下了一两千万的订单,虽然实际上当时一个月连五十万都卖不掉。但是,他只想让对方看到他一定要做真正的手工鞋的诚意。后来再去拜访的时候,对方还特意在门口升起我们的国旗,来表达欢迎和尊重。那也是高傲的英国供应商第一次升起中国的国旗。

对玩哥来说,身后的市场是空白的,荣耀不止属于旗杆,更是在一点一点地建立某种行业标杆


玩哥只想做“真正的手工鞋”,真正的手工鞋只能用真正的材料来做,就算有一百年的工艺,材料供不上也不行。比如他选用的皮料大部分是植物鞣制,常规的材料15天从进到出,而玩哥喜欢用三个月鞣制的,这种工艺会尽量少地破坏纤维,更为牢固。


作为物料发烧友,他尽其所能地搞收藏。从一米一万块的拉链,到已经绝产三十年的“猫底”,到比意大利最好的胶水还贵的南光树脂,玩哥的仓库里藏着这个世界存在过的许多秘密,也是他不惜一切代价从世界各地收来的宝藏。这些仓库里的东西到底值多少钱,没人能够知道,至于价格之外的价值,则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酝酿。


“要打碎旧观念,把虚假的东西推翻,把真的东西直接带到客人面前。”对质量和质感的极度要求,使他长期储备两千多张皮料,从面料底料配料都算得上国内最奢侈材料储备第一。


玩哥首次在行业里做到了所用材料全部可追溯,这直接导致他把一部分客人“养刁了”,这些客人再去别处买手工鞋,会直接问对方:“你用意大利的材料,用的是什么材料?哪家的材料?”一个个问题都在倒逼手工鞋产业的透明和进步



鞋子不仅要正经,更要好穿


玩哥刚做鞋的时期,淘宝上最大的卖家,一个月也只能卖一百双手工鞋,大家都不认为这是一个生意。现在他的店出货基本上是6000双一个月,这三四年时间,最大的成就就是让那些做伪定制的人没法经营了,并让新的爱好者进入了这个行业。本着认真做鞋的态度,大家共同探讨这个标杆是什么,在哪里。


对于其他家的商品,玩哥从不评价,他认为,时间会给出答案,不如自己研究如何把眼前的问题解决,比如,如何做一双真正好穿的手工鞋。


“先养鞋,再养脚。”这是玩鞋的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以前的材料,不具备让你上脚就穿了舒服的能力。手工鞋技艺,属英国最好,但英国有英国的问题,他们没有好的鞋底供应商。玩哥一直在尝试用新的工艺改造固守成规的方式。目标是把手工鞋做得像英国品质那么耐穿,可以穿二十年,三十年,坏了换鞋底就行,同时又像意大利的某些品牌一样好穿。

意大利真正的手工鞋,价位都在两万以上,三四千的鞋是用现代工艺做成了手工鞋的样子。但那不是玩哥要的效果,他想用最好的材料,把真手工鞋的价格做到千元以下,在这一点上,他不想跟随前人的认知,而是要推翻重建


玩哥不着急挣钱,他用几年的时间来观察这个行业——到底有没有机会做得比他们好。


日本鞋厂要把英国4000块的鞋做到2000以内,玩哥立志把4000的鞋做到1000以内。用别人比较成熟的案例吸收做鞋的工艺,同时反思这么多工厂为什么有的很好有的死了,自己究竟应该给客人什么样的东西,这不是产品,更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论文。


在这种初心的驱使下,玩哥在淘宝做到这个类目的第一,国内没有一间做鞋的厂商不知道他们,连日本的united arrows都曾经来找代工,想要500双的订单,玩哥说做不了那么多,最后给做了20双,挣的钱不够吃几顿饭的——他只是为了跟出色的公司合作。

玩哥说,现在回头看以前做的鞋,“很垃圾”,现在做的也很一般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


可喜的是,国内的手工鞋产业已经过了照葫芦画瓢的阶段。


玩哥这些年在外面淘设备,收购了一些小工厂,并组建了物料仓,设备仓。接下来,他想要做一条完整的全英式生产线,要知道在国内还没有这样的配置。而日本也只有一条意大利生产线,做的也不是他认为“对”的那种鞋。


从刚开始说要做英国生产线,周围的人都觉得都不可能,到现在把英国的生产线拉了回来,大家还是觉得不可能,但玩哥说,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,不想要什么,接下来的问题,只是怎么把自己的想法实现。他还说,店铺今年的销售是五千万,他负担得起英国的师傅和技术管理,来做生产协调。


“英国人的生产线非常地顺,流畅。早上8点上班,下午5点下班,一个月休息六天,但他们的效率是我们的三倍。他们做鞋的方式已经是行为艺术了,我们总是讨论英国标准,所以才要去真正地做一个英国标准。为什么不去做,有时候大家只是不敢设想,不知道怎么去推进和实现。”玩哥说。

玩哥喜欢讲小道理,“一讲就明白的道理就是对的道理。消费情感是一个很扯淡的事情,你得知道别人为什么选择你。”



做鞋的人很多,懂鞋的很少


这种坚定一直伴随着玩哥,在他整箱衣服和小样在意大利被偷,别人问他怎么三天没换衣服的时刻,又或许从他许多年前到达广州的第一口深呼吸就开始了。


有一次他去美国,对方材料商拒绝与名不见经传的他会面,理由是没有预约。他就在洛杉矶唐人街过了个孤苦的春节,每天给对方发邮件询问,对方架不住他的坚持,终于答应了他的拜访请求。对于对方来说,这不过是一次并无期待的会面,而对玩哥来说,那是他下决心从事这行必须要做的第一步,是打破技术壁垒的敲门砖。


十年来,他把自己收藏的好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了,房子卖了,连自己最爱的玩具——奔驰G500也拉去卖了,他转脸用这笔钱卖了两箱马臀皮。


负债最多的时候,大概有七八百万,玩哥偷偷跟朋友打招呼,如果真的弄不下去,到他的公司上班去。


玩哥卖车时的不舍留念,贪心都是出于喜欢,没办法,玩哥只想用高级的材料做出高级的单品


在事业低谷期,玩哥看清楚了发展的方向,也知道了谁是真朋友,顺便重新审视了自己。看到了工人充满干劲的状态,他突然明白了,这个工厂对于自己也是修炼,要感谢这个工厂让从有钱变没钱。


他开始振作起来,收古董机器,让它们恢复运转。收古董衣服,研究历史版本和现在版本的区别和设计思路,尽量还原复古本身的设计,不做样子货。


“机器做的鞋是机器的样子,手工做的鞋子如果不是手工的样子,那就没有意义了。选择做手工鞋,搞清楚因为所以很难,没有人能跟你说什么,大家都不懂。”

寻找材料,制作到销售出去,那种传统工坊的画面感,才是玩哥追求的。他去拜访过的厂子,也有一个人守着的工厂,负责人在日本被誉为“皮痴”,每天发愁的是怎么样把皮料做得再好一点,玩哥尊崇的正是这种精神,每天心里都很踏实,“嗯好,我对得起我的客人。”


工厂在淘宝火了,自然也会有人骂。玩哥的回应是,我们没有说我们牛逼,依然在学习的路上。既然喜欢的是复古文化,想做一个完整的体系展现给大家。又或者每个人能用尽量低的代价获得一双好的,有品位的能穿很久的鞋。


玩哥的客人们多少懂点行,提的都是命中要害的要求,但东西卖给懂的人最爽,这也是工厂的意义所在。时间长了,有些客人像串门一样自己来厂里,订一些东西就又走了。对玩哥来说,他好像是在和街坊们做生意,这也是他喜欢广州的原因之一。

从最初最便宜的鞋定价1350到现在的595,595的鞋却比当初1350的好很多,玩哥的工厂一直在自己跟自己竞争,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还不够好


“几年前别人说我做的鞋不好,我是很反对的。现在我觉得很不好意思,因为当年你的眼界不够宽,没有见过好的鞋子,也希望把这些带给粉丝们。”玩哥在淘宝直播里袒露心声,好的东西会和客人分享,对于老顾客,也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吐槽。


他的直播基本上不搞带货,一帮人随便聊聊一些鞋和服装的相关话题,看看工厂里大家的状态,没事送粉丝点吃的,从牛肉丸到辣条,搞得很多第一次看的人以为是吃播。


“天天炫酷炸天,人设很容易崩塌。想做真的东西,我们就回归最真实的状态。自己是什么样的,就表现出什么样给大家。”

玩哥和粉丝的关系不像是生意,更像是朋友,有时候他自己还会劝慕名而来的客人,不要买贵的,买双最便宜的先试试


从千万资产变成千万负债,玩哥没有后悔。双十一过后,玩哥兴奋地向老铁们宣布:虽然不盈利,但不赔钱了。今年他的目标是冲击5000万元销售额。


以前挣了很多钱,也花了很多钱,总觉得少点什么,现在有这么一帮人看着,觉得踏实。玩哥不和大家谈愿景,他只想把工厂做好,保持开心。

就像电影《查理和巧克力工厂》里的查理,别人可以用功利的心态得到进入乐园的金色门票,却不能买来糖果给人单纯的快乐和美味,但他们不会知道这座乐园中最高塔楼的钥匙,是查理那颗纯真、体谅和谦虚的心。


“多元化生态让我感觉很自由,无论是竞争还是发展。正是这种真正公平健康的环境,才让大家愿意在这待着。”


玩哥挺感谢淘宝,可以让他一直坐在工厂里,不用去讨好别人。


部分资料来源:天下网商 姜雪芬

本文由亮亮体育迷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